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IT

外资不是中国3G救世主0

IT
来源: 作者: 2018-12-29 20:49:50

中国周刊

8月29日,韩国SK电讯公司与中国国家发改委在首尔签订了《关于TD-SCDMA项目合作的谅解备忘录》,SK电讯计划明年在韩国京畿道盆唐地区建立运营TD-SCDMA实验。这是中国TD-SCDMA被国际电联批准为三种国际3G标准之后,首个海外实验。

TD的韩国救兵?

TD-SCDMA标准是目前国际电联认可的三大3G标准之一,由中国大唐电信科技产业集团于1998年最早提出,并于2000年5月正式被国际电联采纳。另外两大3G标准,分别为欧洲厂商主导的WCDMA标准以及北美厂商主导的CDMA2000标准。

TD曾被外电评为“一只会下蛋的金鹅”,但是6年过去了,尽管其标准产业联盟已增加到25家,却依旧没有一家运营商正式运营。

依据SK电讯与发改委签订的协议,SK电讯将在首尔南部的盆唐地区构建一家TD-SCDMA实验站,从2007年起展开测试工作。此外,SK电讯还将在中国构建一家TD-SCDMA服务中心,以参与3G多媒体服务及平台的开发。

此外,在该合作谅解备忘录所述内容的基础上,大唐移动通信设备有限公司与SKTC在北京签署了TD-SCDMA框架性合作协议。双方将在TD-SCDMA解决方案以及业务应用领域等方面进行合作。

这一合作释放的信息是政府对于TD产业的强力支持。有意思的是,在同一天召开的全国信息产业科技创新会议上,信息产业部副部长娄勤俭正在为中国的TD标准打气。“目前TD的技术、产业化工作基本就绪,为后续的商用做好准备。”娄勤俭说。

据说为了打消运营商的疑虑,信产部举办了一期别具意义的“中国TD第三代移动通信技术高级研修班”,对象是六大运营商局级干部以及地方通管局的干部。这一天正是这个特殊班级的第一天课。

“政府的支持是否到位,对整个产业的引导是否正确,对TD-SCDMA技术能否取得成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信息产业部电信经济专家委员会秘书长杨培芳对本刊说,中国移动通信丢失了第一代,错过了第二代,不能再丢了第三代。

但在目前国内运营商实力和技术都存在困难的情况下,寻求海外支持也许也是一种途径。唐如安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说,TD-SCDMA虽然是中国自主创新的技术标准,但是TD-SCDMA始终是在国际标准化体制里面的,而且TD-SCDMA产业联盟也是开放的,有大量的海外设备提供商加盟。

6月20日,中国联通股份公司与韩国SK电讯签订《战略联盟框架协议》。7月5日,中国联通发布公告称:中国联通与SK电讯签署的10亿美元可转换债券的《认购协议》已获通过,SK电讯已经于同日完成认购。这10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将于2009年到期。这起交易将使SK电讯成为2007年年底前中国联通CDMA业务的独家合作伙伴。

“SK电讯入股中国联通显然得到了政府高层的同意和授权。”分析人士认为,这和国家发改委突然与SK电讯签署合作协议如出一辙,相互呼应。“中国标准要想走向国际,首要的是技术实力,其次才是市场,这其中先要了解和适应国际标准的游戏规则。现在寻求海外合作也是TD谋求在国际市场上获得更大市场支持和认可的积极表现。”电信研究院标准所专家何宝宏博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有分析认为,这种合作,对于中国联通、SK电讯、3G牌照发放、电信重组都将具有非比寻常的特殊意义。更有人认为,由于SK电讯的介入,以及决策方的力挺,在3G的起跑线上,中国本地3G标准似乎找到了一个强力支撑的踏板。

“中国电信市场是一个有吸引力的市场,预期在数量和质量两方面都会增长。”SK电讯首席执行官金信培(KimShin-bae)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两公司联盟将有助于推动中国联通的CDMA业务,同时也令SK电讯得以进入中国市场,因为合作并不仅限于TD-SCDMA技术。

而在韩国业已饱和、规模为170亿美元的本土市场上,该国运营商一直在力图开发新的收入来源。它们一直在3G方面大举投资,希望无线数据服务能够创建一个新市场。目前,该项服务占SK电讯总收入的四分之一左右。

“SK电讯作为韩国成功的运营商,其支持对TD未来的发展增加了一个大大的砝码。对于东北亚经济圈和未来SK电讯进入中国电信市场都具有深远意义。”诺盛电子分析师向本刊表示。

“SK电讯不仅是在与国内有着类似消费环境的韩国积累起了成功的运营经验,而且还拥有雄厚的资金,再加上其在国内有长期的事业经验,基于此对中国有了深入的理解,作为可能合作的全球性企业,我希望给其打高分。”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舒华英对本刊说。

国泰君安的分析也认为,SK电讯参与开发TD开发、在韩国设立TD试验站将有助于中国政府推广TD商用。“但TD-SCDMA的未来只能靠中国市场,毕竟SK电讯不是救世主。”一位分析人士说。

中国3G:依然等待戈多

9月11日,在“2006中国企业高峰论坛”上,中国移动董事长王建宙称,中国移动正在对通信核心进行软交换改造,目标是将来3G移动通信能够与2G共享一个核心。“(3G牌照发放后)中国移动不会立即在全国建立3G覆盖络。”王建宙说。

此言一出,被一些媒体解读为:中国移动已经对未来的3G制式选择做出了暗示。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在3G形势极不明朗的情况下,中国移动的这一表态,加深了设备厂商特别是全力投入TD-SCDMA制式的厂商对未来3G市场的忧虑。

无独有偶,新一期的《IT时代周刊》封面文章,则以《他们正在失去耐心》为题,讲述中国TD标准3G牌照的遥遥无期,让产业链正在失去等待的耐心;政府主管部门的迟迟不决,也让长时间等待3G上马的运营商和设备商以及投资者都已经变得麻木。“决策依然还在进行当中,只是这个决策的时间过于漫长。”业内人士如此抱怨说。

“政府担心的问题有很多。”一位业内专家分析说,比如如何避免3G络的重复投资;比如3G络在短期内规模可能还不够大,不足以支持多家运营商;政府还担心恶性竞争,特别是在收费方面,等等。

至于3G牌照的发放方式,政府似乎也不愿意采取其他国家常用的拍卖方式。因为中移动、联通和电信这3家公司的最大股东都是国家(持股70%以上),“如果拍卖,等于是把国家的钱从一个口袋挪到另一个口袋,没有实际意义。”

不过,最令人担心的也许是TD的技术问题。TD-SCDMA联盟秘书长杨骅曾在8月底表示,TD-SCDMA从系统、终端、仪表等目前已经完成产业化的90%以上,已临近最后的工作,生产线产能的工作正在做;也正在终端的成熟性上努力。

《IT时代周刊》的报道称,正在保定、青岛、厦门3地进行的“TD-SCDMA规模应用试验”中,测试通话成功接通率仅为40%。尽管经过络优化调整,绝大部分测试络达到了场强和抗干扰要求,但在智能天线等方面出现的问题仍然突出,而这些正是保证络正常运营的关键技术。

风险也成为厂商考量的重要标准。王建宙发表“中国移动不会立即在全国建立3G覆盖络”言论的背后,按照业内人士的分析,正是考虑了未来3G的风险。因为就在王建宙发表此言论的上午,摩根大通发布了一份分析报告认为,中国移动涉及中国3G的风险最大。此前不少投行曾认为,中国移动牵扯到重组及向3G升级的风险是最小的。

有分析认为,在2G和2.5G时代的竞争中,中国移动无疑胜中国联通一筹,联通尚无能力与移动抗衡。但是3G时代则不同,中国电信和通即将介入移动市场,面对群雄逐鹿的局面,中国移动能否在竞争中取胜还很难说,而这也是联通翻身的好机会。

中国CDMA的建设是中国联通挥之不去的情结。但同时,CDMA业务也一直都是中国联通的一块心病,不论是在此前的杨贤足、王建宙时代还是如今的常小兵时代,CDMA一直是中国联通的代名词。因为投入重金的CDMA业务迟迟未能盈利。数据显示,2005年CDMA的经营亏损达到2亿元人民币。

因此,在接受本刊采访时,大唐电信科技产业集团副总裁唐如安认为,目前TD-SCDMA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在环境方面的不成熟,这既有运营环境的不成熟,也有生存空间的不成熟。“希望试验进程能够加快,因为整个产品的成熟不仅依赖于制造业的发展,也依赖于运营业的发展。”唐如安说。(火王)

星力八代
膨润土防水毯
污泥脱水机

相关推荐